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高树三姐妹 第七章 丧失的烙印

时间:2018-02-09
(1)
  看过美香有如妓女般舔肉棒的场面后,优香被带回和房。
  花瓣般的香唇,有一点浮肿的感觉,天使般可爱的脸,如今洩上淫靡的粉红色。在看姐姐的时候,受到协田猛烈抚摸的关係吧。优香雪白的三角裤在肉丘的部位显得特别性感,里面的花瓣经过刚才长时间的爱抚,湿迹已经渗出乾净的布。
  「你大概已经下决心了吧?现在来吻这个东西吧。」
  协田分开赤裸的大腿,在优香面前露出引以为豪的粗大肉棒。优香从垂下的髮丝间向那里看一眼,看到不寻常的巨大肉棒带着可爱的光泽翘起的模样,还是忍不住惊叫一声。
  「你不要再摆大小姐的模样了。到这里来!」
  抓住少女的手臂,强迫让她跪在双腿之间。
  「啊……我怕……」
  被男人毛茸茸的大腿夹住,优香已经吓得半死,随着身体颤抖,乳房轻颤,黑髮也随着摇曳。
  (实在太可爱了,尤其是这光滑皮肤的感觉。)
  协田对少女的每一项反应,都感到满足。俯下身来,在优香的耳边悄悄说。
  「这不是什么可怕的事,女人长大了之后,任何人都会这样做的。你没看到姐姐们都很喜欢吗?」
  协田撩起少女的头髮,露出美丽的脸颊,在可爱的小嘴上轻轻吻,握住清纯的乳房。
  (啊!现在我可以自由的玩弄这个女人了。)
  协田心里非常激动,但还是极力忍耐想立刻剥下三角裤插入玉门里的慾望,把舌头伸入嘴里,那种甜美的味道永远也不会腻的。
  享受红唇柔软的触感,用舌尖慢慢在嘴里搅动时,优香开始从鼻孔发出轻微的哼声,能看出少女的官能慢慢融化的样子。
  「看吧,这个东西想要你,才变得这么雄壮的。」
  「饶了我吧……」当肉棒顶在她身上摩擦时,优香红着脸哀求。
  「我实在做不到那种事情……」
  「不行,要想救丽香,就要舔这个东西。一点点的好处是没办法化解我情妇被杀的怨恨的。」
  协田用大腿夹住少女,使她不能动,火热的肉棒更用力的在细嫩的皮肤上摩擦。
  「啊…………啊……不要……」
  「美香不是也热情的舔屁股的洞?优香,你是看不起我吗?」
  抓住头髮用力摇动,同时五指深深陷入乳房里。
  「啊……饶了我吧……」
  优香被逼迫,呼吸急促,美丽的脸颊洩成性感的红色。
  「怎么样?到底要不要舔?」
  「我愿意……所以请放了丽香姐姐吧……」一心想救丽香,优香不得不这样回答。
  少女穿着雪白的三角裤,规规矩矩的跪在协田的面前,有重量感的乳房轻轻摇晃。
  (2)
  「首先要用舌头整个仔细的舔一遍,然后含在嘴里摩擦。不过,说起来简单,习惯以前是很辛苦的。」
  「……」
  在录影带里看到的蹂躏丽香的大肉棒,现在出现在眼前,那种可怕的样子使优香再度感到畏惧。
  (这……这算是什么东西啊……)
  看起来实在太可怕,粗度几乎像自己的手腕,而且龟头像张开的伞,优香的身体不由得颤抖。
  「嘿嘿,看了有什么感想?看起来虽然有点可怕,仔细看会觉得很可爱的。」
  协田看到少女狼狈的样子觉得非常好玩。
  「这样伟大的东西不是轻易能看到的。」
  故意用一只手揉搓,使肉棒更膨胀。
  「还不快一点!就当作你最喜欢的点心吃,要多弄一点口水出来。越湿我越舒服。」
  压低还在犹豫的优香的头,把肉棒抵在她的脸上。闻到使人汗毛直立的男性荷尔蒙味,阴茎上还有许多像蚯蚓的血管鼓起,阴毛刺在脸上很痛。
  「啊……唔……」
  优香的脸扭曲,想到被这个肉棒污辱自己的纯洁……屈辱感使她的嘴唇颤抖,但还是伸出粉红色的舌尖,战战兢兢的舔。
  「嘿嘿!」
  强烈的快感使协田的肉棒猛烈颤抖一下,也使优香发出恐惧的哼声。
  优香还不了解男人射精的构造,觉得随时会从膨胀的血管冒出精液,心理始终在恐惧状态。虽然如此,舌尖还是随着阴茎向上舔。
  「舌头要多伸出来一点,还要用力在上面压!」
  「啊……」
  受到协田的斥责,优香只好把长髮向后撩起,在舌头上用力。
  协田露出兴奋的笑容,习惯于美香和丽香浓密的口交,优香这样幼稚的技术反而感到新鲜。每舔一次优香就会从喉咙发出呜咽声,更刺激协田的虐待感。
  「从根部到龟头要不停的舔,舔到我说好为止。」
  优香听到以后脸色更红润,集中嘴里的唾液在舌上,再仔细涂抹到肉棒上。
  (这种滋味妙极了……)
  那种模样实在是一种诱惑,清纯美丽的少女摇动着黑髮和乳房,伸出舌尖拚命的舔肉棒。
  「就这样,不要输给姐姐,你要尽量的色情一些。」
  协田不断用手撩起黑髮,看优香开始兴奋的表情,同时用暗示性的语调给优香洗脑。
  「嘿嘿!完全弄湿以后,就改用手指上下揉搓。」
  协田先自己用手在肉棒上搓揉几下给优香看,如此一来,阴茎更像青龙刀一样翘起,龟头也更膨胀。那是令人汗毛直立的光景,优香不由得转头时,协田立刻怒吼,只好用手握住肉棒上下揉搓。
  「还要在根部用力!」
  「是……」
  「很好,我感觉舒服了。现在一面用手搓,一面放在嘴里。牙齿绝不能碰到!」
  「……」
  「快一点,不然我的兴趣会减少的。」
  优香拚命忍耐,把美丽的红唇靠过去。一面用手指抚摸根部,张开嘴把巨大的龟头含进嘴里。
  「嘿嘿嘿……」
  产生无比的快感,协田露出得意的笑容,用力拉优香的头髮。
  「唔……」
  虽然只进去三分之一左右,优香的嘴快要裂开,从眼角流下泪水,胃里产生呕吐感,可是头髮被拉住,没有办法离开。
  「这种感觉真不错……」
  协田按照自己的要求摇动优香的头,强迫在嘴里抽插肉棒,陶醉的享受性感。
  肉棒在嘴里进出,觉得无比痛快。
  优香忽然发出呕吐声,是龟头碰触到喉咙深处,忍不住吐出肉棒。
  「 ……」可爱的脸更红润,不停流下泪珠。
  「很好,很好。感到很难过吗?」
  协田在优香的后背抚摸,但另一只手不忘玩弄乳房。他想今天还是先做到这种程度就好,过分强迫只会让优香产生厌恶感。而且,他实在忍不住想看到美少女最神秘的部份……
  「好了,现在换我来弄了。」
  把优香白皙柔软的身体放倒在卧具上。
  「我不要……不能再……饶了我吧……」优香像婴儿一样捲曲身体逃避。
  「那怎么可以?你舔过我的肉棒,我就应该舔你的肉洞。这样回报是绅士应有的礼貌。」
  协田看着身上只剩下一件三角裤的美丽肉体。裤脚边的蕾丝花纹显的那么可爱,中心的耻丘部微微隆起,又是多么恼人。
  「啊……姐姐……美香姐……」
  「美香现在正是好时候,在这里都能听到她的声音,真是淫浪。」
  确实偶尔能听到女人淫靡的啜泣声,真不敢相信那是美香姐姐的声音……和那可怕的光头巨汉在一起,还能发出这样喜悦的声音吗?优香的心里完全混乱,几乎无法分辨现在是做恶梦还是事实。
  「他们已经开始痛快了,我们也应该急起直追。」协田一面说,一面把脸靠近纯白色的三角裤。
  「唔……」
  优香左右摇摆因为兴奋而火热的脸。想躲避侮辱和减少恐惧感。
  「唔……」
  在下腹部感觉出男人的呼吸。优香不由得想夹紧大腿,可是完全无法抵抗男人强迫分开的双手。
  「嗯……很香的味道。」
  闻到处女的甜美体嗅,协田的肉棒更充血膨胀。
  (啊,她的肉缝就在这下面了。)
  就连淫魔教教主的协田也感动,像优香这样的美少女的处女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宝。
  (3)
  一下就脱掉三角裤太可惜了,希望充分的享受剥光衣服使美少女完全展露出裸体的过程。伸出舌头,先在三角裤上舔。
  「哎呀!」
  优香的上身向后仰,黑髮随着飞散,胸部挺出。协田抱紧拚命挣扎的细腰,更用力的用舌头爱抚美少女的私处。不久唾液使三角裤湿润,能看到两片花瓣浮现。
  「现在我能看到你的可爱阴户了。」
  「啊……唔……」
  「嗯,有处女的味道。」
  就这样一面在三角裤上舔,享受那种甜甜酸酸的味道,一面拉起有蕾丝边的裤脚,捲曲的耻毛和雪白的鼠蹊部立刻露出,协田马上移到耻毛上舔。
  「不要,不要在那里……」
  被强迫分开的大腿在痉挛。
  优香在心里想,还不如一下子就脱掉三角裤,向这样拉起裤脚受到折磨,实在忍不住……
  「求求你……好不好……」
  不断受到手指的揉搓,最敏感的大腿根又被亲吻,心里虽然不愿意,可是身体还是不听使唤的反应了……自己都能感觉到火热的蜜汁渗出,让已经湿润的三角裤更潮湿了。
  「嘿嘿!你若是想脱了,随时告诉我。你那色情的阴户快要开始要求刺激了。」
  更用力的拉起裤脚,在耻毛的下方出现浅红色的阴唇,而且已经性感的张开。
  协田立刻把嘴压上去。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我不要这样……」
  处女的神秘处忽然受到直接的攻击,全身都冒出冷汗。
  「噢,喔……」
  「感到迫不及待了吗?」
  优香的脸色通红,好像为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而慌乱,拚命扭动下体。
  「优香,脱了三角裤舒服一下吧!」
  「啊……不能……」
  当男人的手开始拉扯三角裤时,优香感到狼狈。一个女人在淫魔面前露出一切,还是会感到犹豫。
  「你真麻烦,不是发誓要作我的女人了吗?」
  用手掌在屁股上打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  「唔……唔……」
  美少女把脸靠在床单上,不断的流出绝望的眼泪。协田一手抓住少女拚命抗拒的双手,另一手慢慢的把仅剩的三角裤拉下。
  「现在让我好好欣赏一下吧。」
  协田很兴奋,还有些好奇,和两个姐姐在构造上有什么不同。用力分开大腿向里看。少女紧咬着嘴唇,也闭上眼睛,忍受强烈的羞耻感。心里想着这完全是为了救丽香姐姐。
  一束短短的毛长在隆起的耻丘上,向下看去,耻毛向左右分开,中央有一条粉红色的裂缝。两侧的花瓣已经湿润,微微张开,露出内侧鲜艳的嫩肉。美丽的色泽,稍有皱纹的花瓣,那确实是还不知道男人的处女。在花瓣的顶点,露出被薄薄的皮包围的阴核。那种美感几乎让协田看的发呆。
  「优香,你让我满意。」
  他的手终于向肉缝摸去,粗大的手指将两片嫩肉向左右分开,看到里面的蜜汁闪闪发亮。但再向里面看时,已经被粉红色的肉封闭。
  「真可爱……果然是处女的阴户。」
  协田伸出舌头舔蜜汁,用手指抚摸黏膜时,淡淡的腥味越来越浓厚,肉汁的黏度也增加。
  优香紧闭的嘴角,因为过度的羞辱而不断露出呜咽声。还没有完全成熟的乳沟间,薄薄的汗珠发出光泽,粉红色的乳头也涨大,看起来很敏感的样子。
  淫魔的身体压上来,优香的身体扭动想脱逃,但是被男人紧紧抱住。终于胸与胸紧贴,可爱的乳房被男人厚实的胸脯压扁,下面的花瓣上感到压迫。
  「啊……啊……」
  无论告诉自己多少次,对优香而言,这剎那还是比任何时候都感到恐惧。
  「不要!我不要!」
  粗大的肉棒要进入圣域,优香拚命扭动完全麻痺的身体。
  「嘿嘿,认了吧,你就变成女人吧。」
  协田露出冷酷的笑容,把少女的裸体压紧,龟头对正花瓣的开口部,享受着少女扭动时的摩擦感,肉棒轻轻向前挺出。
  (4)
  「啊!姐姐!美香姐!」强烈的冲击使优香脸色灰白,只有呼叫心爱的姐姐。
  「美香正流出很多淫汁和吴在性交呢。」
  「唔……啊……噢……痛……痛啊……」
  被撕裂的痛使少女的身体拚命挣扎,她的惨叫声一定能让隔壁的美香听见。
  「嗯……进去了……」
  「不要……你不要动!」
  优香痛苦的死去活来的样子。但处女的苦闷更使协田兴奋,他毫不留情的用力插入。
  「啊……噢!」
  优香的红唇痛苦的张开,从喉咙发出呜咽声,因为她终于被男人的肉棒贯穿。
  协田这时稍微休息,低头看身体连接的部份。被迫接纳巨大肉棒的阴唇边渗出浅红色的淫血,流到雪白的大腿上。
  (我终于干到她了……)
  协田心里充满胜利感,开始慢慢地进行抽插运动。处女的嫩肉紧紧缠绕在肉棒上,真是美好的感觉。
  第一个是美香,然后是丽香,现在是女学生的优香。现在已经完全佔有高树家的三姐妹。活了二十九年,从来没有现在这样的充实感。个性不同的美丽三姐妹,从今以后任由他摆弄。
  「呜……」
  每当肉棒深深插入时,少女的裸体就振动一下,那种感觉非常新鲜。
  「优香,你这一辈子都要作我的女人。」
  协田在优香火热的脸上接吻,用自己的身体在美少女身上摩擦,好像要更感受这件事情的实在性。
  「优香……太好了……优香……」
  也不管优香的痛苦,开始迅速抽插。同时舌头伸入优香的嘴里,右手抓住乳房揉搓。
  「啊……不要……」
  「好!你的阴户好极了。」
  「痛啊……救命……」
  协田抬起少女的屁股,让肉棒更深入。在优香下体的中心部,再度产生被撕裂的疼痛感。
  「我要射了,优香,我要你喝很多我的牛奶。」
  抱紧挣扎的少女裸体,拚命把巨大肉棒插入到底,还抱起屁股摇动,最后才终于把淫慾的精液喷射到子宫上。
  优香也在这剎那昏迷过去。
  ……
  在隔壁的房间,当优香隔着三角裤被男人舔弄时,姐姐美香以热情的口交吞下吴的精液,还用嘴和舌头把射精后的肉棒清理乾净。
  「美香,好极了,这样美妙的滋味还是第一次。」光头吴露出满意的表情。
  「美香,喝的够不够多?」
  「是……」美香低着头小声应诺。
  「一面听妹妹的哭声,一面用嘴舔肉棒,这样的滋味很不错吧?」
  「啊……太过分了……」
  美香撩起长髮,用怨恨的眼光看着男人。刚才舔男人的肉棒时听得优香的尖叫声,她急的几乎疯狂。
  (这时候优香不知受到什么样的折磨……)
  (优香,原谅姐姐吧……)美香在心里念着。
  (我们姐妹受到这些淫魔的折磨,做虐待狂的奴隶是命中注定的……)
  「今后要你彻底的服务,现在优香也弄上手了,该要你用身体赚钱了。嘿嘿,你这样听优香的声音,还不如去当妓女,还能减少一些痛苦。」
  「……」
  「来,舔我的脚吧。」光头吴坐在床边很神气的命令。
  「我以后要作妓女了吗?」
  「不错,协田是準备要你们三姐妹卖淫的。你身上被虐待狂的血液一定感觉很痛快吧。」
  看到美香为屈辱而快要哭泣的表情,光头吴感到无比的兴奋。
  「舔!要舔乾净!」
  「是……」
  美香感到悲哀,可是发现自己越感到凄惨,被虐待狂的官能越感到强烈的兴奋。已经被训练成这样变态的肉体了
  用手撩起漂亮的浏海,像奴隶一样趴在男人的脚下。
  「啊,吴先生……」
  为屈辱歎口气,低下头时,丰满的屁股反而抬高。看到这种情景,光头吴忍不住吞下口水。
  「嘿嘿,好,就是这样。」
  从脚背开始,慢慢向脚尖舔去。那种舒服的感觉使光头吴发出哼声。美香大概一面舔一面感到阴部的搔痒,雪白的屁股不停扭动。
  「美香,好吃吗?」
  「是……好吃。」
  舔完脚背,美香用双手抱住脚尖,把发出臭味的脚趾含进嘴里。
  「啊……」
  皱起眉头,脸颊红润,仔细的在脚尖上舔。
  「好极了,美香,又硬起来了。」
  绝世美女翘起屁股,香舌在脚尖舔的快感,使吴的官能再度燃烧。
  「啊……」
  不知何时,美香已经完全投入这样的行为里。丰满的大腿扭动着互相摩擦,发出甜美的哼声。舔完右脚,轻轻在恢复精神的肉棒上吻一下,又在左脚重複同样的行为。
  (5)
  「就这样一面吻,一面到这里来。」光头指自己勃起的阴茎。
  「是……」美香顺从的回答,顺着男人的腿向上舔。
  「您……的精神真好……现在又这样了……」
  刚才大量射精,现在又耸天直立,美香露出崇敬的眼光,用双手捧阴茎慢慢揉搓,也温柔的抚摸肉袋。
  「嘿嘿,用你的嘴舔,随时都会硬起来。以后要试试能连续射几次。」
  「好……多少次我也愿意……再给我喝一次吧……」
  这样显示浓厚的媚态时,巨大的龟头更膨胀,阴茎上冒出血管。
  不等男人的命令,美香张开口把龟头含进嘴里,吐出来后又在阴茎的根部和肉袋上舔。
  「好,这样就够了,现在骑上来。」
  「嗯……」
  好像很费力的张开眼睛,用妖媚的眼光看男人,用手拉起黏在脸上的头髮站起来。虽然没有前戏,在舔肉棒时美香的肉洞已经溢满蜜汁。张开修长的两腿,迫不及待的迎接肉棒。
  「唔……好……」
  屁股慢慢向下降,美香从嘴里发出喜悦的声音。当肉棒完全深入时,美香发出甜美的歎息,轻轻摇动屁股让结合度变深。美丽丰满的双乳也轻轻擦动吴的胸毛。
  「美香!」
  「美极了……吴先生……这种感觉受不了……」
  美香陶醉在性慾里时,从隔壁传来妹妹的惨叫,毫无疑问是破瓜时的哭泣声。
  「优香终于变成女人了。」
  「啊……」
  美香主动的亲吻男人。为了让自己忘记悲哀的事实,用力把男人的舌头吸入自己的嘴里。
  ……
  这样结束淫蕩的性交后,光头吴拉着不愿去的美香进入隔壁的房里。打开房门时,里面的两个人已经在进行完成破瓜后的第二回合。看到优香骑在协田的腿上性交的样子,美香不由得倒吸一口气。
  「啊!优香……」
  美香扭动着身体,呼叫妹妹的名字。可是,优香露出朦胧的眼神,没有任何反应。只在下面有巨大肉棒挺进时,摇摆苍白的清纯面孔。
  「千金大小姐,好像完成破瓜的仪式了,嘿嘿。」
  听到光头吴的话,协田露出得意的笑容,指着旁边的床单。雪白的床单上有椭圆形的深红色斑痕,好像在证明破瓜的仪式。斑痕旁边点点的血迹也好像在说明着少女的狂乱。
  「好多血呀!」
  「嗯,这样才增加我的感动。看,还在流吧。」
  协田一面说,一面抱起少女的大腿,露出结合部。巨大的肉棒,在刚失去纯洁的花瓣中进进出出。在向左右分开的优香的雪白大腿上,也留下鲜红的血迹,那是很残忍的情景。
  「太残忍了……」
  美香无力的跌坐下去。可是连伤心的时间也没有,光头吴从背后向她纠缠。
  「你很痛苦吗?我来照顾你吧,嘿嘿。」
  「不,不要!」
  「嘿嘿,你只要把肉棒含在嘴里,心里就会痛快了。」
  「啊……」
  立刻在妹妹面前被迫做出狗爬姿势,男人从背后把肉棒插入肉洞里,强烈的屈辱感,使她雪白的后背向上弯曲。
  「不要,不要在优香面前……」
  「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顾忌的?让你妹妹看看成熟女人达到高潮有多快乐,不是很好吗?」
  光头吴双手抱紧成熟丰满的屁股,毫不留情的开始抽插。
  「饶了我吧……啊……唔……」
  性感的裸体不停颤抖,美香开始啜泣。这种姿势本来就够羞辱,况且在妹妹的面前。
  「喂,优香,看看你姐姐的示範吧。」
  协田一面上下摆动大腿,让肉棒在优香的阴户里进进出出,一面在她耳边悄悄说。
  儘管优香把视线转开,但只有几十公分的距离,纵不想听也会听到美香的呻吟声,闻到浓厚的性液味。没多久少女张开哭种的双眼,凝视姐姐淫蕩的性交模样。
  「啊……不行……」
  美香拚命忍耐不要发出甜美的声音,可是这时光头吴一面技巧的抚摸美香的双乳,一面猛力的抽插。
  「不要装好人了,发出好听的声音给妹妹听吧。」
  「噢……」
  男人抓住她的头髮,用力前后摇动,增加接触感。扭动屁股想躲避,可是又被拉回去。这样一来,已经深入的龟头在四周的肉壁上微妙的摩擦。
  「啊……优香……不要看!」
  哭声很快变成痛快的浪叫声,被妹妹看到的羞耻感,被变态的官能化成无以伦比的快感。
  「喂,去给妹妹舔吧。」
  「不……不要!」
  「嘿嘿,一定要。去舔沾了血的阴户吧。」
  敏感的肉壁受到巨大龟头的摩擦,美香完全无力反抗。她的脸向协田和妹妹结合的部份靠过去。
  「啊……优香……好可怜……被弄成这样……」
  美香很疼爱的用舌尖轻轻舔着被插入的肉棒,好像很痛苦的继续舔流着血的少女阴唇。
  「姐姐……」淫邪的感觉使优香忍不住仰起身体。
  「好美的姐妹爱,令人感动。」
  淫魔们互相望一眼露出会心的微笑。